ESMOD视角|因为我是天才,所以我没有死亡的权力

2018-05-31 22:25:35 49

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他将毕加索称为“父亲”,

但是他也说:我的那副画要比毕加索的作品加起来还要好上一千倍;

他认为自己就是超现实主义,

但是他也说:一年给我300万美元,我连画笔都不碰一下;

他表示在生活中他从没表现过感情,

但是他也说:我对加拉百分之百的忠诚。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萨尔瓦托·达利


著名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画家

因为其超现实主义作品而闻名

与毕加索、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

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个画家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瞪大的双眼,翘起的胡子,迷般的自恋是世界为这位西班牙大师贴上的标签。

扭曲的意象,潜意识的梦境,超现实主义则是达利为这个世界甩出一笔。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而提及达利的绘画,人们的脑海里也总会浮现出一些奇怪的形象,它们频繁地出现绘画、雕塑作品中,似是不经意的呈现,却使人仿佛看到了画家的内心世界。这些象征着达利童年记忆的潜意识符号被一次又一次地用来诠释着梦境,在他的作品中,每一种东西都失去了它本来的样子,被赋予了特殊的涵义。 


THE MELTING WATCHES

软钟


一只悬挂在枝丫上,仿佛能被树枝折断。

一只耷拉在桌子边缘,似乎随时都能掉落在地上。

一只搭在似人非人,似马非马的物体上,仿佛下一秒就能融入到身下的沙砾之中。

最后一只随意地躺在桌上,任由蚂蚁在上面爬来爬去。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记忆的永恒》

《记忆的永恒》也可以被称为时间的永恒,作为达利最著名的画作之一,人们在这些表中仿佛可以看到如同记忆般慢慢软化的时间。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据达利所说,他对于软表的灵感来自于法国著名的奶酪camembert在阳光下融化的样子,取其柔软,奢华,独立与怪癖之意。而除此之外,软化的金属钟表也表达了达利心中“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梦境与幻觉”,在创作中,他不断地去探寻精神病患者的内心世界,认为他们的言语与行动是一种潜意识世界的真实反映。他将这些看不见的梦境当做自己创作中最为珍贵的素材,在绘画中将金属、玻璃等不断扭曲、变形,违反逻辑也荒诞而神秘。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而除了这幅经典之作外,达利将他对软表的热爱延续到了不同的作品中。《时间的轮廓》、《马鞍与时间》、《时间的贵族气息》、《空间维纳斯》等(如上四幅图),软表一次又一次地阐述着达利对时间的痛恨,正如他所说:“机械从来就是我个人的仇敌;至于钟表,它们注定要消亡或根本不存在。”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拟人面包》


ANT                                   

蚂蚁


一群或一只,那么小那么弱,却让人毛骨悚然。

8岁,当看到心爱的蝙蝠被蚂蚁咬的片体鳞伤,奄奄一息时,他抓起爬满蚂蚁的蝙蝠狠狠地咬了下去。从此,蚂蚁便是伴随着达利一生的恐惧。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童年达利


可以说,蚂蚁也是达利作品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意象之一,“欲望的象征”是达利对于蚂蚁的定义。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伟大的自慰者》


在《伟大的自慰者》中,他让一堆蚂蚁啃食着倒吊的蚂蚱,毛骨悚然,也让人看到了即将到来的死亡。而在《记忆的永恒》中,那只唯一未曾软化的钟表上也爬满了漆黑的蚂蚁,此时,这堆令人害怕的小生物则象征了腐烂,达利通过蚂蚁将对时间的憎恶表现出来。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秋季食人》图中左侧面部上爬着数只蚂蚁


作为密集恐惧症患者,达利同时有着深深的自虐的倾向,他将自己的恐惧通过双手展现在画纸上,呈现到眼前,使恐惧中多了一份快意与血腥。


WALKING STICK             

拐杖


某日清晨,当幼小的达利在在阁楼玩耍时,竟意外的发现了一支拐杖,"拐杖以其出乎寻常的人性压倒了其它一切物品",他感到如皇杖般威严。随后他在鸡笼上发现了一只刺猬的尸体。他用拐杖的尖端小心挑起了刺猬,却被蠕动的蛆虫吓得丢下拐杖落荒而逃。尽管心中饱受拐杖"被玷污"的困扰,他还是捡回来并将脏的一头浸在磨坊的水渠中"净化"。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睡眠》画中支撑头颅的棍子多为拐杖


他写道:"从此那支无名的拐杖一直跟随我并将随我至末日来临,它既是死亡也是复苏的象征!"自此之后,手杖便成为了他画作表达的方式之一。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隐性的竖琴》


相比软表与蚂蚁,拐杖对于达利的定义则向上了许多,在不少著作中,他将权杖用来支撑起头部或者身体。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雨后痕迹》

而在另一幅作品《超现实主义中》,巨大的食蚁兽伸出长长的舌头准备席卷面前无数孱弱的蚂蚁,在延绵的远山,平铺的沙漠中,人们似乎可以感受到来自生命的威胁与无助,而在画幅的前方,达利却让圣女高举权杖,此时,权杖便又有了来自神明的救赎之意。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超现实主义》


智慧,支柱与希望是这根棍子在他眼中的样子。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GALA  DALI                      

加拉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大家都说,没有加拉,就没有伟大的画家达利。

谈起达利与加拉的爱情,可以说是疯狂的也是唯一的。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加拉之谜》

据达利回忆,早在七八岁时,他便从老师的西洋镜里“看见了一见钟情的俄罗斯女孩”,灼灼有神的眼睛,轮廓鲜明的鼻翼,柔和靓丽的鹅蛋脸,柔情和蓬勃朝气难能可贵地结合在一起,从此,这个俄罗斯女孩便让达利魂牵梦萦。而加拉,在达利25岁的时候,正以达利梦中女孩的形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加拉幻象》

作为心中的女神,从此他画作中的女人便只剩下加拉。睁眼的加拉,闭眼的加拉,生气的加拉,开心的加拉,完整的加拉,破碎的加拉。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欧洲历史》


达利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着对加拉的爱,用属于自己的“恶作剧”向她一次又一次地表白。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他将自己视为加拉的崇拜者,并且强迫周围的人对加拉产生同样的崇拜之感。像诗人依赖着月亮 ,像海豚依赖着海洋,他画中的署名也由“达利”变为了“加拉·萨尔瓦多·达利”。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天国是什么?加拉才是真实的……我从加拉看见天国。” 

—— 达利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普博尔方式》


1982年加拉离世,那一年,世界也仿佛一下子失去了达利,灵感遥不可及,健康每况愈下,达利像被剪去双翼的飞鸟只剩下孤独的等待死亡。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伊尼德·浩顿》


1989年,在达利的葬礼上,西班牙诗人维拉写下一首赞歌,贴切地描述了他和妻子加拉之间的爱情:


诗人妻子不辞而别的那夜微雨,

她的画家情人在湿透的欲望中翘首等待,

一站就是百年。

——《致加拉.萨尔瓦多.达利》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加拉蒂亚》


CADAQUES & FIGUERES  

卡达克斯 & 菲格拉斯


萨尔瓦多·达利的一生仿佛是神灵笔下一幅肆意泼洒出的油画,没有人知道下一笔会去往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下一笔会何时来到。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今天,全世界依旧会每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纪念这位超现实主义的“鬼才大师”,在西班牙北部布拉瓦海岸的Cadaques——这个达利告别世界的地方,小镇的中心依旧矗立着达利的青铜塑像,向世界宣告着他的领地,而在小镇中人们也会看到各种各样达利的纪念品,当你问到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时,他们也会自豪地告诉你达利在这里曾经做过什么,自己又与达利有着怎样的交集。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而距离Cadaques几十公里外的Figueres——这个达利诞生的地方早已成为了后现代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圣地。他亲自设计的“达利博物馆”,也正如他所说,作为现代最大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年复一年的接受着追随者的朝拜。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Figures 菲格拉斯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达利博物馆

可以说,达利的存在已经超越的城市与艺术的本身,而他所带给这个世界的意义也凌驾在了时代之上。


超现实主义是什么?

超现实主义就是达利。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

毕加索是西班牙人,我也是。

毕加索是天才,我也是。

毕加索举世闻名,我也是。

——萨尔瓦多·达利

ESMOD|ESMOD北京|北京ESMOD|巴黎ESMOD